韩漫偶然

韩漫偶然

2019-11-13 10:02:52 120 479 了不

韩漫偶然11  蒋元握着她的手,轻轻捏了捏:“大年三十阖家团圆,今夜本该在家里陪你守岁的……却要让你一个人在这屋里等我,对不住你……”  黄昏,天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雪了,泉山别院内,赵老夫人在内室之中,看着往日里那个最精心呵护长发的女儿,此刻疯子一样的坐在床的角落,头发像是干草一样的披散在肩上,她眼泪止不住的流,轻轻的握着赵莹莹的手,“莹莹,你怎么了……哪里不舒服,告诉娘?娘带你看大夫啊……”  蒋元走到阿诚的身边,接过他准备好的棍子拿在手里,隐约从屋顶透进来的月影中,刘胜只看见这人手里的棍子,顿时在地上挣扎起来,惊恐的不停发出‘唔唔’的声音,像是在求饶。  蒋元抱着她,耍起了无赖来,深知她不会叫自己相公,所以故意提了这么一个要求,果然……怀里的女人不但不出声,更是乖乖的不推他了。  蒋元听到这里笑笑,悄悄挪着腿下来,往这边走:“后来我伤好了,是不是就去你家提亲了?”

  都到了这个地步,她不允许自己放弃,像丧家犬一样狼狈离开,再将赵家的名声推到风口浪尖受人嘲弄!  回来内室后梳好了头,她回到床边看着他笑:“娘这几日担心你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,一会儿她定要来看你,若知道你想起以前来,不知会有多高兴。”  蒋元闻言,抬眼无比冷漠的看着她:“早知道有今日,那一天我绝对不会射出那一箭!”  钱氏是个直爽的性子,进门来看了看,坐在了桌旁,她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:“大小姐,真不打算离开我家吗?”韩漫偶然  一出门,一同服侍赵莹莹的另一个丫鬟小静看见她的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眼眶红红的拉着她去洗手找药,将伤口随便的包扎了一下后,两个丫头坐在屋檐下看着大雨。

  “感觉。”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说:“我从十五岁起就开始跟着镖局走南闯北,那些年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了,一个陌生人的心里想什么我或许猜不出来,但他的眼神正不正,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。”  蒋元头上的汗更多了,他不是傻子,听得出翠翠话里嘲讽的意思……强装镇定的擦擦汗,轻咳一声说:“我不去她屋里,我说了不负你的,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。且她虽是千金小姐,可既然留下来做了妾,就要守规矩。”  蒋元低头看着满地的雪,“乱葬岗的尸体不会有人管,就算赵家找到了她,我也自有话应对,你只管什么都记在心里,特别是少夫人那边,我不想让她多思多虑。”  有他这句话,就总算不枉她吃了那么多的哭,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来到这儿。  她彻底疯了……

  罗娘子见她认错的态度还不错,翻了个白眼道:“给你一日功夫养养精神,晚上继续接客!”  若真让她得逞了,翠翠不但伤心欲绝,她也能名正言顺的缠着自己一辈子不放!  于是便假装刚刚清醒的样子,缓缓的睁开了眼,抬起了手,看了看四周之后,目光落在了钱氏身上,颤抖着伸出手便去抓她的衣角:“救命救命……”  吃完了早饭,蒋元要出门去,经过钱氏院子里时候,冲正要去厨房的云之招招手,云之心中一紧的走到他跟前,不明白他喊自己做什么,自打来到这家里这么久,将军可从未单独见过自己。韩漫偶然  翠翠觉得身后有目光,本来就心情不好,干脆恶狠狠的转过头来瞪他,吓了蒋元一大跳,捂着心口的那只手瞬间感觉到了剧烈的跳动:“怎么了?”

  赵老将军闭目不言,似是将选择的权利交给了女儿,赵忠则是跪在赵莹莹身边,低声劝:“你是我赵家嫡女!家里人从小到大捧着你长大,不曾给你受过委屈,赵莹莹!你若是还有丁点骨气,就给我回家去!莫要在这里继续丢人了!你不要脸面,整个赵家人都还要脸面!”  赵莹莹站着,摇摇欲坠,满心的悲痛欲绝,眼泪不止的看着蒋元:“你知道我钟情于你的,我对你的一片心,你不是不明白……如今事已至此,我也不求正妻之位了,我都愿意给你做妾了,你却还要说出这种话来伤我心……蒋元,你都忘了她了!你根本都不记得她!她这样强求你和她做夫妻,你真的愿意吗?”  小银却撇撇嘴说:“少夫人你可别太惯着那两个了, 本来容貌就好,若是再因为是太子赏的人太多金贵她们,别养出来一腔傲气那可就不好了。更何况将军是叫她们去服侍夫人的,自然得听夫人的话, 平日里咱们夫人勤快,最爱去厨房帮着做饭了,那些摘菜洗菜的活儿,咱们夫人都做得,她们两个奴婢自然也做得。”  来到后院,蒋元就看见有小厮在摘红绸和红灯笼,本来是他和赵莹莹的婚房中,翠翠一身青衣正沉默坐着,见到他来,目光淡淡的开口:“赵小姐的住处,你打算怎么安排?”  翠翠婆媳后面的那辆车上,坐着一对夫妻,男的又瘦又黑,长着一双贼眉鼠眼,时不时的目光落在翠翠身上。他女人比较胖,个子矮矮的,堆着一脸肉热的满头大汗,看着男人眼珠子不老实的总看翠翠,私下里使劲的拧了一把,恶狠狠的说:“狗眼珠子老实点!少看那些小妖精!”

  翠翠微微蹙眉,感觉他这个样子好像是有话说,就挨着他坐下了,双手放在膝盖上,正色的看着他。  钱氏看着儿子儿媳,一个在打地铺,一个在窗边坐着,诺大的屋子里明明有两个人在, 却一点热乎气都没有,冷冰冰的一看就知道两人一点也不亲近,怕是连话也没几句。  蒋元目光为难的看着她,愁的要挠头,“娘,你别生气……”  原来,她居然又借着别人的身体活了过来……韩漫偶然  翠翠看着他这么痛苦, 不禁拿出帕子来给他擦汗,可是他却半睁着那双迷乱的眼,推开她的手:“我没事, 你不用管我……不要,靠我太近……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钱氏笑的前仰后合,翠翠又羞又气的踢他一脚,他却冲她得意忘形的挤眉弄眼……  她大胆的看过去,一点也不怕,片刻后,蒋老二转过头进屋去了。  赵老夫人想了想,摆了摆手:“算了,还是我去吧,这可是太子妃在位的第一个生辰宴,我又不是病的起不来床若真是不去,回头别人再说我连太子妃都看不起,那可就烦人了!”  财神:……  这一声喊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不远处墙根下,白雪中站立的女人是身上。

  半个月后,他伤也好的利索了,也考虑着要不要去上值了,但又逢册封太子大典,全城沸腾,他就想在家里再多待几日,等这几日风头过去了再出门,可谁知没几日过去,等他准备去上值时,太子差人给他送来了大礼。  “你若真的依旧这般嘴硬不肯说的话, 那我也只能叫人请你出去了。”  “你竟然夺走他,还怀上他的孩子,想永远的霸占他,你是做梦!”  蒋元走到阿诚的身边,接过他准备好的棍子拿在手里,隐约从屋顶透进来的月影中,刘胜只看见这人手里的棍子,顿时在地上挣扎起来,惊恐的不停发出‘唔唔’的声音,像是在求饶。韩漫偶然  这个恶妇,竟然一点名声也不顾,在这样的场合都敢明目张胆的善妒,真是狠毒!

上一篇: 韩漫漂亮干姐姐 下一篇: 同居好友漫画

Copyright @ 2011-2018 韩漫偶然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

站长统计代码放在此处 备案号:苏ICP12346678